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
对家暴说不 你可以更勇敢
发布时间:2017-11-02 09:36   点击次数:次   

 

躺在病床上的刘国艳,思维清晰却动弹不得,距离丈夫将她点燃已过去了半个月,身体和心灵上的创伤让她陷入无尽的痛苦中。在这起恶性事件发生前,那个整日充斥着酒气、暴力和谩骂的家,早已变得冰冷。

与刘国艳有相似遭遇的妇女,并不在少数。最近的一项中国妇女社会地位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婚姻中,曾遭受过配偶不同形式家庭暴力的女性占24.7%,其中明确表示遭受过配偶殴打的女性为5.5%。全国妇联系统受理的家庭暴力投诉数量每年均有四五万件,占到婚姻家庭投诉的25%。家暴受害者如何寻求庇护,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社会问题。

“无处可逃”的受害者

望着手里沾满血的棍棒和躺在地上早已没了呼吸的继父,20多岁的郭某拨打了报警电话。2016年2月初,因母亲长期遭受家暴,在母亲打电话哭诉继父喝了酒又殴打她后,郭某回到家中与继父理论,随后他抓起平时锻炼身体用的臂力棒,将继父打倒在地,直至对方不再动弹。这是一起典型的家暴引发的恶性案件。郭某母亲老家在甘肃,家境贫困,离异后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来到包头,成立了新的家庭。郭某在供诉中称,继父爱喝酒,脾气也不好,喝了酒就打母亲。郭某长大后选择当了厨师,他说这是因为小时候总挨饿——继父经常不让他们兄弟吃饱。目睹母亲一次次遭受家暴,兄弟俩心里留下一道道伤痕,最终,他以过激的行为结束了这场十几年的家庭矛盾。

2013年,九原区西脑包村发生一起命案,农妇苏某某不堪家暴,在杀死自己的一双儿女后自杀未遂。“我恨我丈夫,在一起生活两年多,他经常打我。那天他把我打得头破血流后离开家,晚上我看着两个睡着的孩子,忽然觉得我应该和他们一起死。”在不断遭受家暴后,苏某某用擀面杖打死了两个亲生的孩子,然后拿起菜刀割腕。

两起悲剧,都从侧面反映了一个共同的社会问题:家庭暴力。让人遗憾的是,在已长期遭受身体和精神创伤的情况下,两起案件中的女性都没有选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而是做出过激举动或纵容他人犯罪。在刘国艳被烧伤事件中,刘国艳的一再隐忍,也使丈夫变本加厉。

“家庭暴力有着许多共同点,比如反复发生、具有周期性,一次比一次严重。首先,家暴的产生,与当事人自身的情况有关,面对家暴,她们通常没有坚定果断地向对方表达不可以。其次,被家暴后,许多人过度顾及他人感受,尤其是为了孩子选择委屈求全。第三个共性就是,很多人从小曾目睹原生家庭的暴力,因而对这种家庭模式的不正常缺乏认知。”包头市妇联婚姻家庭工作室项目负责人、婚姻家庭咨询师李红霞告诉记者,有的人遭受家庭暴力后不愿意使用法律维护自己,而是将家暴当成难以启齿的事情选择隐忍。

如何寻求更有效的保护?

遭遇家暴该怎么办?寻求妇联帮助是有效的方式之一。在日常工作中,市妇联不但与各旗县区妇联、社区以及社会机构为家暴受害者提供咨询调解服务,还成立了包头市婚姻家庭咨询室,帮助一些家庭成员关系紧张、遭受家暴的受害者解决问题,总结分析家暴产生的原因,帮助他们构建和谐家庭、管理情绪。

在李红霞的建议下,有一位四次婚姻都遭遇家暴的女子接受了对幼时创伤的疗愈,提升自尊,建立安全感,并学习与家庭成员间的沟通技巧以及相关法律。经过3次心理疏导,她的婚姻状况有所改善。

对于一些遭受家暴的妇女来说,有的问题可通过心理疏导解决。但面对一些严重问题,则需要更有效的保护。

内蒙古万生律师事务所张韡霆律师表示,家庭暴力的发生一般是具有私密性的。遭受家庭暴力时,首先要尽量逃离施暴现场,避免在私密的空间内与力量悬殊的对方进行抗衡。预防家暴也非常必要,不反抗就是对家暴行为的纵容。

“遇到有人身威胁的家暴情况时,及时报警是保护自己的第一选择。警方到达现场后,能够制止伤害的扩大,有效保护当事人的人身安全,同时也能固定证据。”张韡霆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下简称《反家暴法》)于2016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明确了公安机关接到家庭暴力报案后应当及时出警,制止家庭暴力,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协助受害人就医、鉴定伤情。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关于处置家庭暴力法定职责的规定,我市公安机关作为社会管理的重要职能部门,在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中发挥了很大作用。青山区公安分局青福派出所指导员王虎表示,在《反家暴法》实施前,派出所接到关于家暴的报警后会对施暴者进行批评教育,对双方进行调解,如情节严重或者有受伤情况,民警会调查取证。

“情节恶劣,婚姻实在维持不下去的情况,我们会建议施暴人和受害人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由于家庭暴力行为多发生于家庭内部,且多涉及夫妻间的隐私,外人不易察觉。法律赋予公安机关负有调查收集证据的职责,报警记录是反映存在家庭暴力的有效证据。家暴发生后,受害者应该及时报警。”王虎说,家暴往往会造成身体伤害,需要伤情鉴定的,警方应当协助进行伤情鉴定。家暴受害者要在第一时间去医院,并保存好就医的诊断书、验伤报告、伤残鉴定和票据等,以便提出赔偿要求。

记者了解到,因为家暴行为具有连续性以及损伤的隐蔽性,很多受害人因缺乏多次累积伤情的原始记录和法医鉴定依据,而在民事调解和诉讼中处于不利位置,合法权益得不到及时有效保护。为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几年前,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包头市妇联联合开设了内蒙古首家家庭暴力致伤鉴定中心。

人身安全保护令筑起“隔离墙”

“报警是保障人身安全的前提,除报警外,也可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张韡霆律师告诉记者,《反家暴法》实施后,一个最大的改变就是法院可为申请人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反家暴法从酝酿到出台花了十几年时间,应该说法律出台时已经比较成熟。”张韡霆律师表示,《反家暴法》的出台为遭受家暴者维护自身权益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武器。

2016年3月16日,达茂旗人民法院下达了自治区首份反家庭暴力人身安全保护令。在这起案件中,由于双方婚前缺乏了解,感情基础薄弱。当事人闫女士婚后因家庭琐事经常遭到丈夫阿某殴打、谩骂、恐吓和残害。在闫女士妊娠四五个月的时候,阿某还把她从炕上拽下来拳打脚踢,致使她昏厥过去。当时外面下着雨,阿某狠心地把她拖到屋外……两位律师得知闫女士的经历后,以法律援助的形式接手这起案子,成为闫女士的代理人。他们依照《反家暴法》的规定,帮助闫女士申请了人身安全保护令。

“有些人担心人身安全保护令提供不了切实的保护,万一对方拒不履行该怎么办?实际上,人身安全保护令由权力机关下发时早已形成震慑作用,在下达保护令时,就已告知对方如不履行将面临怎样的法律后果。”张韡霆律师说,拿到人身安全保护令后,公安机关以及居委会等部门需要予以配合协助执行。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稀土高新区法院、石拐区法院都已发出首张人身安全保护令。

在刘国艳被烧伤的案件中,张韡霆律师表示,公安机关应当追究嫌疑人鲁某某的刑事责任。刘国艳本人在面临救治、子女抚养以及伤残鉴定等法律问题时,可申请司法救助。下一步公安机关将对刘国艳进行伤情鉴定,一般情况下对嫌疑人的追究基本上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当下面临的情况也可选择其他维权方式,比如“另诉”。